主页 > 新闻 >

新华社:坚定不移去杠杆是今年乃至“十三五”的重大任务重庆时时

编辑:凯恩/2019-01-05 23:11

  近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再次强调,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重点推进“三去一降一补”。业内人士认为,为防控风险必须坚定不移去杠杆,而去杠杆是个长期艰苦的过程,需积极稳妥、分类施策。

  杠杆是“以小搏大”的工具,向银行借贷、向市场发债等都属于加杠杆,能以较少的资金撬动较多的资金从而实现较大的发展。然而,凡事皆有度,尤其在金融领域更是如此。

  杠杆一旦使用过度,必然带来高风险。美国次贷危机乃至金融危机,就是由于美国个人住房消费和金融机构过度使用杠杆而引爆的,至今全球经济仍未走出危机阴影。

  “去杠杆是国际金融危机后主要经济体面临的共同挑战。而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,还面临着转方式、防风险的挑战,更要坚定不移去杠杆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军说。

  随着经济增速的回落,特别是企业盈利和地方财政收入增速的回落,债务风险在抬头。

  高杠杆的风险,在企业方面,表现为利息负担较重,经营困难;在地方政府方面,表现为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筹资受限,制约了对发展的支撑;在银行方面,表现为不良贷款率攀升,影响了金融体系的稳健。

  “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,突出的风险之一就是杠杆率较高。去杠杆是今年乃至‘十三五’时期经济工作的重大任务。”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强调。

  当前中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,但实体经济杠杆率较高的风险需要化解。这其中既有长期以来发展过于依靠投资而投资过于依赖信贷的原因,也有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采取应急措施的因素。据李扬主持的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测算,非金融企业杠杆率2008年到2014年持续上升,处于较高水平,值得警惕。

  当前,债券市场一些企业债出现违约,房地产市场少数城市房价过快上涨,非法集资领域案件高发,这些新情况新问题的发生都与杠杆率较高紧密关联,去杠杆势在必行。

  “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,不能再习惯性地靠加杠杆去刺激实体经济,去杠杆是非常现实而紧迫的任务。”王军直言。

  货币政策操作稳健、流动性合理适度,才能为去杠杆营造有利大环境。最新数据显示,4月份我国广义货M2余额同比增长12.8%,增速比上月回落0.6个百分点;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.4%,增速回落0.3个百分点。

 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阶段将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,保持灵活适度,做好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适应的总需求管理,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。

  去杠杆与去产能紧密相关,要统筹推进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指出,当前高杠杆率突出体现在产能严重过剩行业,去杠杆就要严格控制资金进入这些领域,并对相关企业已有负债进行处置。

  “企业面临经营压力,银行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,要和企业一同咬紧牙关,降低负债率。”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省分行公司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张高武介绍,去年到今年4月份,河北分行调整转化了60亿元的钢贸和煤贸贷款。与此同时,近期帮助河北钢铁发行了20多亿元的短期融资券,助力有希望的企业进行结构调整。

  降低企业杠杆率,意味着银行需积极处置不良贷款。一季度末,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季末增加1177亿元。银行应采取现金清收、批量转让、核销、重组等多种方式处置。

  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,债务置换需加快进度。今年4月份全国置换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规模不低于3500亿元,比前两月大幅增加。地方政府期限短、利率高的债务,正在被置换成期限长、低成本的债务,有利于缓解地方压力。

  在采取措施缓解当下压力的同时,要从根本上解决企业过于依赖成本较高的银行贷款问题,就要多用资本市场、风险投资等多渠道;要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举债建设问题,就要大力发展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机制。

  上坡容易下坡难,去杠杆是个艰难、长期的过程。不仅要有坚定的决心、有力的措施,而且在操作过程中要注意方式方法,防范风险。

  “高杠杆不是一天加上去的,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去掉。对杠杆率较高的部门,我们应当采取积极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。渐进的手段,引导杠杆率逐步下降。”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表示。

  “并非所有杠杆都有问题,关键是去掉‘坏杠杆’。通过优化杠杆结构,提高资金利用效率。”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说,既然高杠杆率问题主要集中在非金融企业,特别是产能过剩行业等,那么去杠杆就应努力把它们的债务降下来。尤其对扭亏无望却占用大量信贷资源的“僵尸企业”,要采取果断措施。

  去杠杆的顺利推进离不开经济稳定增长,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国家鼓励的重点领域,还要通过适当鼓励“好杠杆”,去对冲去杠杆带来的压力,加快培育中国经济的新动力。

  较高杠杆率的形成,实际上与我国的金融、财税和国企等体制机制紧密相关。从长远上看,降低杠杆率要深化相关改革。

  在金融领域,要丰富金融市场体系,大力发展直接融资;在财税领域,明确地方政府财权事权,通过发行地方债等方式开好“前门”;在国企领域,进一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提高国企对市场信号的灵敏度。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